http://www.clgjb.com

今年是否开家剧本杀店,来与小编聊一聊剧本杀的未来

  对于剧本杀行业,作为读者的各位或多或少已经拥有了一定的认知。
 
  “XX元买一段人生!”“规模突破百亿”“年轻人线下娱乐的新方式”…官媒密集点赞与报道,剧本杀隔三岔五就会在行业中刷屏,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偶然的一次翻看朋友圈中,笔者得知身边几位昔日的大学同学,毕业后在武汉创业开了几家剧本杀门店。借此机会,笔者也亲自拜访了他们所在的“怪咖·神探局”剧本杀门店,探寻如今大行其道的剧本杀到底如何获得年轻群体的芳心。
 
  与此同时,笔者也与两位老友方知有与Cap聊了聊,并聆听了他们对于剧本杀行业的看法以及未来的方向。
 
  开端
 
  相较于普通的桌游吧环境更好,配套设施更为齐全是GameLook到访怪咖剧本杀的第一印象。在门口的书架上摆放着整齐的剧本与以及一些小道具,整个店内的环境也相对宽敞,或许在这里曾经有着来来往往的人挑选剧本。
 
  再往里走便是一个个小房间,每一间都进行了一定特色的包装,有的科技感十足,也有的古典味儿十足。除了一张大桌,小黑板等这样的基础设施,有的房间桌上还摆放着道具,或许在游戏中会有一定的用处。
 
  实际上,方知有和Cap在大学毕业后会在剧本杀行业中创业并不让笔者感到意外。
 
  还在大学时期,他们俩就是顶尖的狼人杀玩家,经常在校内组织同学来上几局狼人杀。并且实力了得,常常是局里C位,笔者也正是在他们的带领下彻底领略了狼人杀的魅力。
 
  由于技术了得,后来他们还拉上几位狼人杀打的不错的朋友参加了一定规模的比赛,据说斩获了不错的成绩。校外的比赛成功让他们认识一批圈内的核心玩家,积累了一定的人脉与资源。
 
  机缘巧合之下,他们在毕业后决定创业,不过最初的方向并非剧本杀,而是同门师兄狼人杀。但随着狼人杀市场收缩,在创业初期他们很快就将门店的定位与方向转向了当时已经逐渐开始崭露头角的剧本杀。
 
  方知有告诉GameLook,如今剧本杀行业中的一些知名老店,同样也是由最初的狼人杀吧或者桌游店转换而来,因为狼人杀经过几年发展已经形成了稳固的玩家圈层,并向外竖起了一道壁垒,新玩家很难融入到圈子中。
 
  相比之下,剧本杀同样拥有较强的社交属性,也能为玩家带来逻辑推导的乐趣与成就感,但由于拥有完整的剧情,所以能够为玩家提供更加丰富的话题,从而实现情感共鸣。
 
  2019年,他们选取了武汉最繁华的中心地带之一循礼门,开启了怪咖剧本杀第一家门店。事实证明,转型是一项不错的选择,在Cap以及合作伙伴的共同努力下,如今武汉循礼门店已经成为一家占地200余平,覆盖了3层楼的旗舰店。
 
  就如同官媒所报道的那样,在他们看来,行业之所以会十分火热,是因为剧本杀切入了当代年轻人,尤其是Z世代爱社交、表达欲望强的特点,剧本杀为他们创造了一个能够表达自我的良好社交环境与空间。
 
  方知有称:“他曾经做过一个梦,在梦中他们仍然坐在桌上热火朝天的与几位知己进行着剧本杀,只不过彼时的他们已经是古稀之年。”
 
  他坚信剧本杀行业未来仍然拥有着上升空间,在他看来,只要人们的社交意愿还在,剧本杀行业就会一直存在,只不过内容形态可能会与时俱进发生一定的变化。
 
  发展
 
  这几年来,除了官媒密集点赞,剧本杀行业的发展同样有迹可循,或是从身边的商场中看到,又或者是从身边的朋友口中听到。总之,剧本杀并非一夜之间的走红,而是随着时代变迁逐渐迭代出的产物。
 
  根据艾媒咨询的一份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剧本杀市场规模就已突破百亿大关,并且增速达到了68%,除了遭遇了黑天鹅事件的2020年,艾媒咨询都给出了40%左右的市场规模增速。
 
  怪咖剧本杀成立的时间在行业中虽然不算太早,但也算是赶上了整个行业的上升期,所以在旗舰店的规模与客流逐渐稳定后,怪咖剧本杀也紧锣密鼓的扩张,在武汉不同的地段比如高校周边、人流量密集的商圈等共开设了8家连锁店。
 
  “剧本杀行业也存在淡旺季,并且由于门店地段的不同,玩家的年龄、身份等都存在一定的差异,所以对于剧本选择也存在着差异”方知有说道。“比如一些影响力较大如电影、游戏IP剧本可能会选在商场周边的门店,因为IP拥有很强的影响力,能够穿透泛用户,而高校周边的则更多以爱情等故事曲折的剧本为主。”
 
  “现在行业中开店的太多了,需要一些经营技巧吸引玩家。”方知有估算,目前武汉大概有1600多家剧本杀门店,虽然还没到红海的地步,但竞争也已经十分激烈。
 
  不过他也表示,在消费能力较强的一线城市中,剧本杀门店数量与规模实际上更大,尤其是这几年风口来临后,一线城市中的剧本杀店就如同雨后春笋般增长,在北京的某栋写字楼中甚至拥有近100余家剧本杀门店。
 
  门店数量的暴增在外界看来,或许是剧本杀市场火爆的一个缩影,而在怪咖剧本杀看来,整个行业之所以能够快速增长,实际上是由于剧本杀完成了自我升级与迭代,迈入了2.0模式。
 
  方知有告诉GameLook,最初的剧本杀其实很简单,一张桌子,几个凳子,几张剧本纸就能开展,并且一般而言,当时的剧本都会具有很强的逻辑推理性,吸引的也大多数是一些硬核玩家。
 
  时至今日,这类硬核的剧本仍然存在,也会有一定的核心玩家坚守阵地,但大多数玩家所选取的主要是剧情为主的情感沉浸演绎类剧本。
 
  相较而言,剧情演绎本弱化了一定的逻辑推理成份,降低了上手门槛,同时更注重玩家的体验与共鸣,沉浸感更强。方知有认为,这类更具沉浸式剧本推理是整个行业的一个重要趋势,也是行业未来多数门店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怪咖剧本杀认为,2.0时代剧本杀有两个最为核心要素:一个是本,而另一个是人。
 
  本,顾名思义就是要拥有好的剧本,一个优质的剧本是吸引玩家到店的原动力之一。
 
  大部分时候剧本还会拥有一定的时效性,尤其是对于圈内的核心玩家。如果他们提前锁定了某个行业中热门的剧本,也就相当于提前锁定了部分拥有这个剧本的店家。排除特殊情况,大多数人同一个剧本只会玩一次,如果剧本不够新、质量不够高、更新速度不够快,自然也就难以吸引玩家。
 
  正因如此,在很多时候,怪咖的工作人员就如同我们新闻工作者一般,时刻关注行业中的一些热门剧本,并与一些优质的剧本发行方建立良好的联系,快速筛选出优质剧本。
 
  而在另一头,由于剧本对于线下门店起着十分关键的作用,剧本发行方也逐渐衍生出了好几种发行剧本的商业模式,比如最普通的盒装本、拥有“独占”性质的城限本、授权改编的IP本等等。
 
  在这当中,独家本站在了金字塔最顶端,一般售价3000-5000元左右,而城限本在1000~2000元不等,盒装本一般在500元左右,当然也有一些优质的盒装本也能卖出高价。
 
  拥有好的剧本仅仅只成功了一半,真正能够体现出线下剧本杀门店价值的是“人”,也就是游戏中的DM。
 
  方知有告诉GameLook,一般而言很多人会将游戏主持人称之为DM,但他们也会开玩笑,叫做剧本游戏的导演。
 
  “因为DM不仅需要告诉玩家故事背景,更重要的是让玩家拥有真实感,剧本中的故事、角色以及人物之间的情感都是真实存在的,使玩家快速沉浸到故事当中,DM是剧本与玩家之间的桥梁。”他进一步解释道。
 
  “通过各种渠道,很多剧本杀门店都能购买到好的剧本,但并不是每一个店都能完美的呈现出剧本的内核。这正是怪咖剧本杀的价值所在,为玩家提供专业的服务,营造更具沉浸感的氛围。”
 
  在怪咖剧本杀所经营的每一家店中,基本上都会配备相应的服装,并且每个房间也都根据剧本题材进行了定制化设计。而这些服饰道具,房间的装修设计大多都是他们在营业过程中,通过与DM之间的沟通总结一步步摸索出,除了一些IP本会提供定制的场景与道具,大多数时候还得他们自己动手来。
 
  此外,方知有也告诉GameLook,为了强化沉浸感,有的剧本甚至不设DM,而是将DM所需承担的引导、信息传递任务巧妙的转化为局内NPC的台词,传达给玩家,从而实现剧情引导作用,他们也正开始尝试这种更具沉浸感的剧本演绎模式。
剧本杀
  停滞
 
  2019年底,一场疫情席卷而来,作为一家开在武汉的门店,无疑遭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损失是必然的,每个月不能营业,租金照样要支出,这是很直观的打击,但比起这些,造成最大影响的还是DM的流失。”方知有说到。
 
  从上文也可得知,DM实际上是线下门店的核心竞争力所在。不过让他们没想到的是,疫情过后,整个剧本杀行业并没有陷入颓势或者调整期,而是迅速反弹,又有不少新门店扎堆开业。
 
  一方面,在居家隔离期间,线上的剧本杀App比如《我是谜》突然走红,让广大玩家认识到了剧本杀这种游戏。“随着疫情逐渐得到控制,人们会来到线下的门店进行体验,并且也能够爱上剧本杀,因为线下的沉浸体验会完全刷新你对这个游戏的认知。”方知有说。
 
  而另一方面,大多数剧本杀门店规模并不大。投入小,损失自然也就较小,所以能够在疫情过后迅速恢复。“与其吞下苦果,不如将店面开下去,说不定还能够慢慢赚回来”在方知有看来,这很可能是当时一些中小型剧本杀门店的想法。
 
  能够发现,剧本杀发展至今虽然是一个规模超过百亿的行业,但大多数线下剧本杀门店都还保留着小作坊的运营模式,始终没有获得资本的青睐。
 
  “当然其实还是有的,只是很少,外界知道的就更少,因为门店选址、DM、剧本选取、营销宣推等这一系列因素对于个体经营者而言,都能够得到很好的处理,但对于资本来说几乎每一个都是不确定因素。”他继续说到。
 
  成功的经营模式难以复制,太多的不确定因素导致了资本介入较少。不过,对于这点怪咖剧本杀也并不太担心,因为目前的运作模式能够保证每一家门店正常运转,以及稳步扩张,方知有表示“给每一位光顾剧本杀门店的客人提供优质的剧本杀体验,目前仍是怪咖剧本杀首要的任务。”
 
  疫情给怪咖剧本杀带来了一定的损失,但更多的也是思考。
 
  比如在下一阶段,品牌化将是怪咖剧本杀的目标之一,因为剧本杀门店的口碑很大程度会影响客流量,核心玩家群体中拉帮结派“人传人”的传播方式特别多,打出品牌效应后能够有效的帮助怪咖进行稳步的扩张,甚至是下一步的计划。
 
  与此同时,门店的经营理念也需要进行一定的升级,因为目前怪咖剧本杀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规模化,更加成体系化的人才挖掘、培养以及管理方式都是企业经营所需的。
 
  焦虑
 
  几经打拼,目前,怪咖剧本杀早已实现了盈利,并且在武汉当地已经取得不错的成绩,在大众点评武汉同城剧本杀排行榜中,怪咖的多个门店几乎包揽了前面的所有名额。
 
  而在未来,怪咖剧本杀还准备在武汉一些中心地区,再开两家千平的旗舰店,以保证一些大IP比如《王者荣耀》这类剧本的开展。
 
  作为同届的大学同学,笔者在感叹道他们创业艰辛的同时,又羡慕又佩服,在我看来,怪咖剧本杀的成绩十分了得。不过,方知有和Cap却摇摇头称还不算成功。
 
  一方面,行业中已经有一些剧本杀门店已经做到了更大的规模化,实现了全国连锁,怪咖剧本杀还仅仅是在本土发展。另一方面,整个行业目前还正处在野蛮生长期,仍有一些问题亟待解决,他们也需要时刻做好准备。
 
  最为突出的可能就是产业链上游,剧本撰写与发行的生态。
 
  方知有告诉GameLook,目前怪咖剧本杀购买剧本的方式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直接与剧本发行方建立合作,另一种则是通过线下的展会寻找优质的剧本发行方。
 
  其中,有的发行方会带自己的作品参加展会,门店如若相中需要先支付定金便可拿到成稿后的剧本授权。不过,并非所有剧本发行方都会信守承诺,行业中就有过发行方携带定金跑路的情况,甚至在一次线下的小展会中出现了主办方卷款跑路的事件,惊动了不少业内人士。
 
  即便是在一些相对透明、公开的渠道比如淘宝上,就有公共开售卖盗版剧本的店家。并且,就目前而言,开一家剧本杀门店的成本并不算高,部分门店不上牌照就直接营业,有的甚至开在小区居民楼中,成本几乎为0,而这些小作坊基本上都不怎么注重剧本的版权问题。
 
  行业不透明,缺乏监管,监管难,是造成很多剧本杀门店焦虑的主要原因之一,劣币逐良的风气一旦形成,会直接影响到优质剧本的产出,进而对于线下门店也会造成影响。
 
  但另一方面,如何监管,对于行业有怎样的影响,会不会对剧本的供应速度产生影响都还是未知数。
 
  无论如何,他们还是希望行业能够得到一定的规范,树立良好的生态也有利于未来发展。
 
  破圈
 
  有兴奋、有艰苦、有焦虑,但无论是方知有还是Cap都对剧本杀行业的未来充满着信心。
 
  方知有兴奋的告诉GameLook,这两年剧本杀行业越来越火,整个行业其实正在逐渐突破原来的固有圈层,更多的人也开始了解到剧本杀这种游戏。而怪咖剧本杀也在寻找破圈的点,IP就是其中之一。
 
  在怪咖剧本杀看来,今年可以说是剧本杀IP元年,影视、游戏等IP纷纷驶向了行业中。咱们游戏行业中所熟悉的腾讯、网易、中手游等都有向剧本杀发展的势头。
 
  比如腾讯就推出过《王者荣耀》的剧本,而中手游旗下经典IP《仙剑奇侠传》也在今年正式发行,对于这两个剧本他们同样充满了兴趣,其中《王者荣耀》这个剧本已经在怪咖剧本杀中推出,取得了不错的成效。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